「人形电脑天使心动漫」与全国政协委员邓中翰、周玉梅共话中国芯片发

2019-11-22 21:02:57 76 安卓游戏 ,人民,政协,政协网,政协报,人民政协报

人民政协报记者 杨朝英


重器解读:

■集成电路芯片一般只有指甲大小,却是现代工业的灵魂。它的核心功能是输入指令,进行运算,输出命令,就像人的大脑指挥全身的运动一样。目前,全球工业系统正在逐渐进入智能化时代,芯片应用的领域也越来越广。可以说,一个现代国家的工业体系如果没有集成电路芯片,基本上就会处于瘫痪状态。由于集成电路芯片产业具有投资巨大,回报周期长,并且迭代快,一旦形成竞争优势,新投资者进入将面临极高的风险。但因为它带动的产业价值高,几乎所有工业型国家都在某些领域寻求突破,以在全球分工中谋得一定的话语权。

2500年前的一天,周王室资深图书管理员李耳西出函谷关,留下了“道之为何”的千古一问。

两千多年来,中国人一直在苦苦追索答案。

迈入新时代,中国人已然有了自己的答案。

不过,生活的常识和历史发展的逻辑,总是一遍又一遍地提醒我们,找回根本大道后,依然要解答一个又一个新问题,避免误入岔道。

比如,集成电路芯片产业发展之道。

求解这个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为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打造一块坚实的铺路砖。

这块铺路砖,已经镌刻上无数科技工作者、产业从业者的名字。

邓中翰、周玉梅就是其中两个代表。

邓中翰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担任星光中国芯工程总指挥、数字多媒体芯片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并且创办了中星微集团,不断推动科技成果产业化。

周玉梅是十一届、十二届、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1997年至今一直从事集成电路研究工作,2006年开始担任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副所长。

他们把自己最好的年华给了这份事业。对待这份事业,他们有爱,有思考,也有期待。

创新之道

一个穿着“红舞鞋”的产业

记者:为什么很多人认为集成电路芯片产业创新难?

邓中翰:首先,任何创新都是对既有的颠覆或超越,难是它的基本特质。如果说一件事一点也不难,那很难称得上是有价值的创新。

其次,从科技发展史角度看,现在不是苹果掉下来砸在脑袋上就能出成果的时代了。树上成熟的苹果基本没有了,只有团队合作爬上树、垫高自己,才可能摘到苹果。

其中,芯片产业又有特殊性。它与高铁、水利等具有公共产品属性的重大工程有明显区别。比如,直接与国际巨头竞争,产品换代周期短,研发难度不断增大,研发投入持续走高等特性。因此,为扭转芯片核心技术上被“卡脖子”,芯片安全面临威胁的现状,我们要走既不同于既往、也不同于硅谷的创新道路。

1999年,我响应祖国召唤回国创业,在工信部(原信产部)、科技部、财政部和北京市的支持和投资下,带领团队承担和启动实施“星光中国芯工程”,在中关村创建中星微电子公司。20年来,我们申请了3000多项国内外专利,将数亿枚芯片打入苹果、索尼、三星、戴尔等国际巨头的产品中,两次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中星微也于2005年成为第一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芯片设计公司。中星微与公安部一所作为联合组长单位牵头制定了公共安全视频监控的核心自主技术标准,包括SVAC国家标准(GB/T25724-2017)和GB35114-2017国家强制标准,使我国在该领域跨入世界领先水平。20年前,财政部对中星微1000万元的投资,是我国国有资本进行的第一笔风险投资,在中星微赴美上市后获得了22倍收益。这为后来的国家大基金进行投资开创了成功先例,也为中国科技体制创新探索出一种模式。

但创新并不止于一种模式,鼓励大胆探索,营造更为宽松的创新环境,让创新者享受挑战的乐趣,更为重要。

周玉梅:这是一个链条长,而且技术密集、资金密集、人才密集的产业。技术上,它在不断挑战极限,现在全球最先进的商用芯片已经采用7纳米工艺。资金上,仅制造环节硬件投入,28纳米级别的设备就需要70亿美元左右。而且每提升一代工艺,就需要一代新设备,这与传统制造业很不同。我们经常形容这是一个穿着“红舞鞋”的产业,一旦进来就停不下来。而且每个细分领域只有前两名才有优势,是一个典型的赢者通吃的市场结构。从投资收益讲,这个行业的利润率不高,但带动产业附加值高。比如,胎压自动检测功能给汽车价格带来的提升,与其压力传感器和配套芯片的价格是无法比拟的。正因为链条长,没有一家企业能从头做到尾,也给了我们在产业链条上逐点突破的机会。

赶超之道

每个环节都做第一是不现实的

记者:如果把全球芯片产业排个座次,中国整体实力能排在第几位?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热血传奇私服_传奇手游,手机游戏下载门户,最新网页游戏排行榜-好玩的安卓手机游戏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fqltzx.com/androidgame/3229.html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