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放大杠杆]2019首富沉浮启示:跨界与高杠杆埋病根

2020-05-28 15:48:39 200 在线配资 2019,首富,沉浮,启示,跨界,高杠杆,杠杆,病根

  历经2019年的沉浮,曾经富甲一方的富豪,从豪情万丈到黯然神伤的故事接连上演。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2019年,相继有河南首富朱文臣、宁波首富熊续强、绍兴首富金良顺、山西首富姚俊良等约20名各地首富“坠落”榜单,秒变“首负”。

  那么,曾为中国财富顶端的人物,为何在一年中纷纷坠落?

  长江商报记者逐一查询发现,多元化、高杠杆是上述富豪“坠落”的共同病根。在他们庞大的产业帝国中,跨界多个行业,而在布局时,大多采取杠杆模式高歌猛进,实现快速“跑马圈地”,并定下令人震惊的目标。2019年,随着产业转型升级换挡期到来,叠加“去杠杆”,上述富豪们高杠杆搭建起来的资产帝国风雨飘摇似在意料之中。

  1月2日,一家上市公司相关负责人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是否跨界扩张,于多数企业而言是两难,不跨界难以快速发展,跨界可实现多业务发展,但风险不言而喻。在其看来,把握好跨界的度、隔三差五审视自身财力、应对风险能力,才是重中之重。

  富豪接连爆发危机

  随着产业升级转型的到来,曾经狂飙突进的民营企业集团,陷入了空前挑战。

  上月16日,轰动一时的康得集团董事长、实控人钟玉案有了新的进展,其因涉嫌犯罪被江苏检察机关执行逮捕。这一消息表明,69岁、曾经百亿富豪的钟玉前路渺茫。

  钟玉出事源于旗下A股公司康得新财务造假,康得集团挪用上市公司巨额资金而无力偿还,千亿白马股由此陨落。

  类似于康得集团,2019年大约有20家庞大民营企业集团爆发财务危机。

  辅仁药业实控人朱文臣曾跻身福布斯全球万亿富豪榜,为河南首富,其左手酒业右手药业叱咤资本市场。然而,2019年7月,辅仁药业一笔6000万分红让朱文臣危机暴露,原来,高达17亿元资金被大股东“借走”。目前,朱文臣因未履行法律义务被列为“被执行人”9次,被限制高消费11次。

  曾经连续7年位居甘肃首富的阙文彬,如今仍深陷危机之中。目前,其曾实际控制的两家上市公司恒康医疗(行情002219,诊股)、西部资源(行情600139,诊股)“暂时”易主。

  山西首富姚俊良家族因卷入海鑫集团危机至今仍未彻底脱身。近年来,公司又大举布局氢能源产业,存在偿债压力,姚俊良家族财务危机如箭在弦。

  同时,宁波首富熊续强的人生也沉入谷底,因债务高企,其掌控的银亿集团及旗下上市公司ST银亿(行情000981,诊股)申请破产重整。熊续强的富豪之位只坐了247天。

  同为向法院申请破产重组的还有新光集团,新光集团实控人为浙江女首富周晓光。周晓光的人生仿佛南柯一梦,蹊跷借壳上市三年后就深陷泥潭。目前,新光圆成被ST,新光集团司法重整。

  曾经筹划280亿元收购巨龙铜业的藏格控股(行情000408,诊股)业绩大幅下滑,实控人曾为青海首富,家族财富高达210亿元,如今也陷入困境,债务220亿元。

  重庆首富尹明善曾以超330亿身家跻身胡润富豪榜,去年,81岁的他深陷财务危机。

  此外,还有包括海航集团、丰盛集团、金盾集团、精功集团等民营集团爆发了危机,这些集团的创始人均为富甲一方的富豪。

  多元化、高杠杆扩张为共同病根

  曾经亿万身家的富豪构筑的财富大厦为何会纷纷崩塌?跨界和杠杆或是致命祸根。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统计发现,上述富豪爆雷,有不少相似之处,如旗下集团资产超500亿元、平均拥有两家上市公司、创始人大多出生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创业多超过20年、产业横跨至少有3个行业,集团资产负债率多超60%。

  这些富豪的造富路径也大致相同,他们或穷苦出身、或下海创业,依靠精明、勤劳、肯吃苦的劲头攒下人生第一桶金。起初,在一个行业获得成功,使公司上市。于是,复制成功经验,跨界进入第二个行业,资金来源于质押所持第一家上市公司股权所融资金。随着第二个行业发展顺利,富豪们旗下资产超百亿,于是,各类社会荣誉纷至沓来。在这种情况下,金融机构也对其青睐有加,纷纷为其提供资金进行产业扩张。

  创业20年获得巨大成功,事业顺风顺水,富豪们信心十足,手握金融机构提供的巨额资金追热点,大肆进行并购扩张、攻城略地,旗下资产像滚雪球般越滚越大。随之而来的是,创始人又修改新的“宏伟”目标。

  上世纪年代起,中国进入地产黄金20年,2015年前后,金融、互联网金融兴起,近年来,新能源成为热门。上述富豪们不少追逐了这些热点。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配资导航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fqltzx.com/zxpz/2715.html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